UFLO优浮创始人采访:始于初心

 企业专访    |      2018-02-14

漂浮,一种最初用于美国宇航局NASA的技术:人们在一个温暖、舒适、封闭的环境中,利用一种浮力极大的溶液使人体浮在水面上,模拟微重力的情况,用以修复人体、使大脑高度专注,追求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提升。据2017年世界漂浮协会的统计,在案的仅以漂浮为主业的营业性店铺,在5年内拓展了176家,其他拥有漂浮项目的营业性店铺更是不计其数。


中国全日制本科及硕士心理学专业课程,更是在几年之前便将漂浮作为一种重要的疗法列入教材。


“世界上有数十家著名的漂浮设备生产企业,我们敢说自己是处于第一梯队的领军者”——李昊阳先生。在经过多次的联系后,我们约到了UFLO优浮®品牌的创始人李昊阳先生。


UFLO优浮®,一家专注于漂浮行业技术研发和设备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获得国家立项,进驻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同时也是中国漂浮疗法学会的发起人及常务理事单位。创立品牌UFLO优浮®后先后获得项目投资2000万,已拥有12项相关发明及软件著作权专利,在申请的有近10项专利,获得欧盟CE认证、Rosh认证、国际ISO9001认证,是一家在中国具备智能漂浮舱设备开发组装生产资质的企业。在今年中国商业联合会举办的全国优质产品评比中被授予“2017中国商业创新科技领先金奖”。目前,公司产品线涵盖商用漂浮设备,民用漂浮设备,医疗级专业漂浮设备,大型娱乐漂浮池,国外合资生产的盐疗设备,漂浮疗法辅助生物饮料,等多方面。


公司首席科学家为中国漂浮创始人、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胡佩诚教授,首席研究学者朱凯博士曾应邀编写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全国本科及研究生教材心理治疗中漂浮疗法部分。


在这样的一段介绍之下,我们很容易的看出李昊阳对于自身品牌的骄傲和自信。“我从2013年开始接触漂浮,很负责任的说,漂浮在释放身心压力,调理身体,减轻疾病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所以,对我来说,漂浮不仅仅是一个事业。”李昊阳先生告诉我们,作为UFLO优浮®品牌的创始者(以下简称优浮),漂浮在最初只是维持健康的手段。


一个值得奋斗的未来

刚刚从一个上亿身家,坐拥国内健康产品半壁江山的企业家,到如今另起炉灶,寻求新的行业。他对我们说“我扭头回去再做老本行,不出一年又是个亿万身家,但是我想做点新的东西,更好的,对大众更有益的东西。”


“那时候我还曾被医生下了通牒!大夫告诉我得了糖尿病,高血压,这个病只有维持,但是你看现在我不是好好的。”说罢,他放下手边的高糖饮料,看到这一幕的我们愣了一下,在被问道原因的时候,他说,一方面是漂浮带来的,另一方面是事业带来的,“漂浮就像是一把钥匙,从另一个角度让你认识自己,纠正自己的内心,漂浮确实不能代替药物,但是有些病不是单单药物才管用的。”这时候的李昊阳着手将漂浮带给其他人,“我曾经是个军人,不管当初还是现在,我都觉得自己好了不算好,我更希望将好的东西分享出去。”


2013年在北京奥体中心,一家漂浮SPA馆开业了,对于李昊阳来说,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然而事情总是有无尽的变化“短短的几个月,我尝到了什么是挫败感,尽管以前尝过,但是现在再尝一遍还是会难受。”此时的国产漂浮设备粗制滥造,不仅经常出故障,而且还会有安全隐患。“你根本无法想像,清澈的矿物溶液会变黄发臭,甚至那些小厂家的设备居然还会漏电。”


对于国内混乱的制造业无奈和愤怒,让不肯服输的李昊阳开始自行制造漂浮设备,在很短的时间内,一个研发制造公司紧锣密鼓的成立了。“我找来了最年轻,最有学识,最肯干的一批人,一同为这个事业奋斗。”于是,在几个月内,原来漂浮馆里的设备除了外壳,都换成了自己生产选配的零部件。“凡是都有个开头,我们还有机会,这个市场在国内完全是蓝海。”装甲兵维修工程师出身的李昊阳自豪的对我们说,他曾经的专业和阅历在漂浮设备的改装与设计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做一个国内制造业的奇迹

“我们还只是一个小公司。”李昊阳对我们毫不避讳的说道。“但是我们这里的人都是行业的尖端人才,再没有人比我们懂得漂浮疗法了。”


“从2013年开始经营漂浮馆,到后来做漂浮青少年潜能开发,再到后来的专业设备研发生产制造商,熬到了2016年底,我们终于得到了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专家领导们认可,作为一个高科技项目落户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在李昊阳的描述中,漂浮就像一个孩子,正在长大,逐步进入众人及相关专家、政府的视野。


大型设备制造一直都是高成本的投入。“当时我们请来了清华大学工业设计出身,德国红点设计奖获得者来给我们设计产品,而且让出股份进行技术合作。”李昊阳强调说这是国际一流的创新设计,而另一方面,面对制造业的高成本投入,他也萌生了自己的想法,在最初的成本预算中,开模费用,电器自动化设计费用,制造费用,整套将近2000万的费用让他感觉很难接受“我知道这个还算合理,但是合理和接受是两回事儿。”李昊阳说。


最终,办法被他找到了,利用自己的机械设计知识,他亲自去跑加工商,跑材料商,找到了一家大型钣金加工厂,厂长答应定制生产模块化的外壳。“虽然目前产量比不上汽车,但是我们暂时也不需要汽车的产量。”而其他的供应商也被李昊阳一一敲定谈妥。凭借着一台优秀的纯国产高质量的试验设备,优浮互联网智能漂浮舱在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生根开花。


一步慢,步步慢的思路一直督促着李昊阳和他的团队,在这里,每个人都有着一个标尺——能今天做完的,不要拖到明天。“在这里你能看到有的人经常加班,有的人很少晚走,但是从来没有人把今天的工作放到明天完成,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办公的地方。”为了选择最合适的团队人才,他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发出了二十多份面试邀请,“我觉得能在这个时候回我信息的人,也一定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这样的人也一定是用创新的思维认识漂浮并且和我们一起把漂浮做好。”


“我一直让团队保持活力,很多体验的客户说来到公司完全没有感到大公司的气派。”说完他给我们指出自己团队每个职位的办公位置。“这里是开放的办公环境,我和大家坐在一起,我没那么多秘密,我需要大家一起把事情做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我们的产品线涵盖范围很广,家用的,心理学专业用的,商业用的。”李昊阳说这就是团队的效率。


产品升级的点点滴滴都凝聚着大家的心血

“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漂浮溶液的损耗就让我们的团队忙了好久,但是我们最终还是找到了方案!”李昊阳说,“老式的漂浮设备并没有回收漂浮液这一项,这是我们独创的。”李昊阳告诉我们为了提升安全性可靠性,避免国外的设备漂浮液长期滞留在舱内,无法进行全面杀菌的弊端,漂浮液会在使用者漂浮完成后回收,在设备的储液罐中对漂浮液进行自动杀菌过滤的处理,这个过程中舱内自动进行冲洗消毒,整个过程漂浮液损耗成了问题关键。


人体带走的漂浮液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何每次百分之百回收漂浮液,降低漂浮液损耗,是设计中的重中之重。“前前后后,我们的管路设计一共改了不下10遍,最后才定型,那时候团队出去吃饭,不知觉的就用筷子沾着水,在桌子上画管路图。”李昊阳说到这里显得很是骄傲“我们达到了别人达不到的效果,还把成本压缩下来。”


“在近期的产品规划里,我们计划把语音识别系统引入到智能漂浮舱设备中,做到真正智能化!”在我们参观了设备后,李昊阳激动的描述着产品的未来发展,这是涉及到大健康,心理学医学,康复学,身体潜能激发等多个方面的行业。


来自德国人的赞誉

“这个德国人,到我们公司几次,展会他也去参观,后来我们知道他是德国一家著名漂浮设备生产厂家的投资人,他说他参加过世界漂浮大会,但是还没有发现比我们更先进的漂浮舱。”


这对李昊阳来说是一次国际水准认定,在无数次的市场竞争中始终瞄准国际水平,这也是他能坚持做下去的原因之一,“我觉得这非常有成就感,有什么能比自己生产的产品获得国际主流认可更让人振奋的!”李昊阳兴奋的对我们强调。


在短短的一年之内,UFLO优浮品牌经历了市场品质考验,经历了生产能力考验,还经历了其他大大小小无数的风波,到如今,优浮成为中国漂浮疗法学会发起人及常务理事单位。“这标志着我们成为这个行业的佼佼者,你们很难理解,国家目前还没有漂浮行业和漂浮疗法的标准,这是难得的机遇和挑战。”


即将在2018年召开的中国漂浮疗法学会成立大会上,优浮品牌成为国内唯一一家具有国家主管机构颁发的生产许可企业,代表国内漂浮设备生产厂家与国内外的相关专家进行对话,李昊阳告诉我们,这一天他期待了很久。


历史的使命感——“单单为了钱我还不如去做老本行”

“如今,我想的最多的就是要把漂浮整个行业做起来,一己之力是很难做成的,所以公司公开了很多技术资料,研发资料,我觉得发展行业需要这样的精神 。”李昊阳自豪的介绍着。对此,我们询问到公司团队里的人,他们的回答依然是自信,等别人模仿到我们的产品时,我们的产品又走了很远。


“当时我们找到中国漂浮创始人,心理学泰斗胡佩诚教授,他兴奋地告诉我,他的经常对学生说:‘漂浮这样高端的心身医学疗法,在国内一定会有体验场所的,但是目前还不知道在哪里。’


胡佩诚教授曾经描述,原来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漂浮疗法设备,是一个大大像是桑拿房子,电脑放在旁边用来记录和通话,屋外放着一对巨大的塑料桶,里边装漂浮液。而如今的漂浮设备,是一个整体化的钢结构漂浮设备,全自动控制,消毒过滤都在后台。“这前后的变化真是天翻地覆。”我们听出李昊阳先生对公司产品的信心和期望,“明年,我们的团队要争取让所有人都知道,一个大健康新的行业诞生了,它就是漂浮。”